中国影响力投资述评1:做小才好做大 | 周评

首页    01 商道观点    [3] 郭总周评    中国影响力投资述评1:做小才好做大 | 周评

关于影响力投资,我一直都在关注,此前先后写过几篇文章讨论中国影响力投资的情况,包括如何在影响力投资中运用负责任投资原则?科普帖 | 影响力投资在中国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出路 | 周评。近段时间,和国内影响力投资的朋友有一些讨论和思考,形成两篇述评,本文为述评之一,供同行探讨。

 

根据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统计,2020年影响力投资的规模达到7150亿美元,这是个不小的数字。但如果和ESG投资相比,规模要逊色一些。根据美国责任投资论坛(US SIF)统计,2020年美国的ESG市场规模达到17万亿美元,欧洲的数字通常会略高于北美。这个规模远大于影响力投资的规模。

 

若以细分市场渗透率来比较,假设影响力投资的7150亿美元全为私募股权投资(实际上要低于这个数字),则影响力投资占4.1万亿美元规模(Preqin数据)的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的17.4%。而根据US SIF统计,全美51.4万亿美元资产中有33%是运用了泛ESG策略。这样粗略来比,仍然可以说明,与影响力投资相比,ESG得到资本市场更高关注。

 

影响力投资和ESG这两个概念是差不多时间出现的。ESG是在2006年左右被提出,标志性事件是联合国发起的负责任投资原则(PRI)宣告成立,高盛等主流金融机构开始倡导ESG,并逐步对传统的社会责任投资(SRI)形成替代。影响力投资则是在2007年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提出,2010年洛克菲勒基金会与摩根斯坦利联合发布报告,把影响力投资界定为资产类别(Asset Class)的一种,将影响力投资进一步推向主流市场。

 

同样经历了十多年发展,为什么ESG会得到更多关注呢?我觉得原因主要是两个。一是影响力投资从概念到实践都太宽泛;二是影响力投资缺乏足够多的数据支持。分述如下。

 

关于概念宽泛的问题,我记得很早的时候,影响力投资的倡导者就特别强调影响力投资是一个光谱(spectrum),光谱有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慈善捐赠,有社会效益没有经济效益;另一个极端是纯财务投资,有经济效益没有社会效益。在两个极端之间,有很长一段过渡地带,根据社会效益多一些还是经济效益多一些,又或者是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一样多(同等重视),又可以把分出很多种类型(如下图)。

 

NET IMPACT定义的影响力投资光谱

 

根据参与影响力投资的机构属性和资金属性不同,影响力投资这个光谱也可以按资产类别来划分。GIIN在解释影响力投资时,就画出一个资产类别的光谱(如下图),包括捐赠、股权投资、次级贷款、优先贷款、现金投资,每种类别有可以对应公益和市场两种场景,名称也会有所不同。

 

GIIN定义的影响力投资光谱

 

光谱论让影响力投资的包容性变得很强,因此也被称为“Blended Capital(混合金融)”。但所有事情都有两面性,“光谱论”也容易让影响力投资失焦。初学者很难完全掌握全光谱,也很难一下子找到自己应该关注的影响力投资的类别。

 

与之相比,ESG投资要聚焦得多。过去十多年,ESG主要瞄准资本市场中的二级市场里的权益类产品,通俗地说,就是“做股票”。虽然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固收(债券)投资者近两三年也开始关注ESG,但从参与机构的数量(而非规模)而论,权益类(股票)投资者仍占多数。因此,除非加以说明,讨论ESG投资的默认场景往往就是股票投资。

 

数据支持的问题,和市场特点息息相关。ESG多专注股票市场,重点研究上市公司的ESG绩效与财务绩效之间的相关性。上市公司财务数据都是公开披露的,可以很容易获得;上市公司的ESG绩效市场中也有不少数据提供商(如商道融绿、MSCI、Bloomberg等)提供相应服务。此外,还有一些ESG相关指数,譬如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成分股更新的情况也是按年度公开的。因此,与ESG投资相关的数据非常丰富,可获得性相对较强。关于好的ESG绩效能否带来好的财务回报的研究,学术界也有非常多。正是这些数据和研究,让机构逐步认识到ESG投资的特征和价值,ESG才开始被主流所接纳。

 

商道融绿ESG美好50指数与沪深300指数的走势对比

 

在影响力投资领域,数据采集要难得多。我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和前面谈到的影响力投资的定义宽泛相关,因为宽泛,就很难有可比的统计口径。二是即便把影响力投资聚焦到私募股权投资,此类投资多不是公开操作,资金的募、投、管、退全流程,不仅不用像上市公司那样披露信息,有些信息还要有保密义务,也导致数据难以获取。数据缺失的直接影响是造成相关学术研究和行业分析变得困难,让影响力投资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人们很难像推介ESG投资那样,用数据来证明“义利可兼顾”,一部分主流机构便会望而却步。

 

因此,我建议在推动影响力投资的发展时,可以吸收ESG的推广经验,更加聚焦且用数据说话。这一点在中国尤为重要。在中国,推动影响力投资的群体背景差异较大,大家对影响力投资的理解也差异很较大,所以有时候两人都在说影响力投资的词,说的确实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因此,聚焦对中国影响力投资的发展很重要。数据也很重要。中国影响力投资发展那么些年,我还没有看到过关于中国影响力投资市场规模的统计数据,相关案例也多以故事性为主,数据分析极少。虽然过程不易,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有人去着手建立统一的统计口径,以便知道这个市场总量是不是大?增长是不是快?也有必要有人去着手建立影响力评估和财务数据的统计,以便研究义利可否兼顾?在什么情况下可兼顾?

 

具体地说,我建议中国影响力投资可以聚焦到私募股权投资这个细分领域,将私募股权投资设定为讨论影响力投资的默认场景。之所以选定在私募股权领域,是因为从过去几年的实践来看,这个领域产生的实际的有市场影响力的影响力投资案例最多,预计未来也将如此。

 

聚焦,似乎会把影响力投资的概念做小,但我认为,现在做小是为了以后做大。如果一直将影响力投资停留在光谱论里,市场难以形成共识,没有共识又何谈发展呢?

 

(P.S. 在2019年的文章《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出路》中,我建议要“扩大影响力投资的标的范畴”,这和本文观点矛盾么?不矛盾。这个建议主要是建议人们跳出“社会企业”的框框,从更广义的“义利兼顾”的范畴寻找标的。业务形态上,我还是主张私募股权投资)

 

点击此处阅读原文

2020年12月28日 17:00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