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紧逼,ESG投资者向巴菲特提出四项议案 | 周评

首页    01 商道观点    [3] 郭总周评    步步紧逼,ESG投资者向巴菲特提出四项议案 | 周评

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俗称巴菲特股东大会)在美国奥马哈小镇举行。这场大会自疫情以来首次回归线下,吸引了三万人现场参加,还有无数人从世界各地观看直播。

(网络图片)

 

程六七个小时,只有一小时午饭时间。别说这是股东大会要回答股东问题,这个岁数的老人,能连续聊六小时不走神不打瞌睡都已经很厉害了。

 

难怪有人说,这就是一场朝圣之旅,一场投资界的春晚。巴菲特和芒格如何回答问题,反倒不是那么重要了。今年的问题总体上比较四平八稳,两位睿智的老先生旁征博引,经常能拿出几十年前的例子做佐证。穿越周期的洞察往往更令人跳脱出时代的局限。

 

与CSR/ESG相关的提问不多。有名股东问道:现在企业要在一些社会议题或政治议题上表态,作为CEO应该怎么办?巴菲特的回答是:不希望在相关议题“表态”和“站队”,因为这可能在讨好一部分人的同时惹怒另一部分人。

 

(英文原声剪辑)

 

提问环节之后,是股东大会的投票环节,共五项投票,除了第一项是关于董事成员任命外,其他四项都是和ESG有关。

01

 

第一项提请投票的议案由全美法律与政策中心提出,要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修改章程,确保董事长由非执行董事担任,特别是董事长不应兼任CEO,这样做有利改善公司治理。现在的情况,是巴菲特身兼两职,因此,这个提案也被解读为罢免巴菲特董事长职位的动议。

02

 

第二项提请投票的议案由Hermes资管和多家养老金公司提出,要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2023股东大会之前发布TCFD报告,披露气候相关的财务信息,并评估制定全公司范围的科学碳目标。提案人还引述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观点(详见《美国SEC发布草案,上市公司碳信息披露箭在弦上》

03

 

第三项提请投票的议案由个人(似乎是As You Sow的职员)提出,要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披露一份特别报告,说明在保险业务的承保、理赔及投资业务中如何测算、披露和减少碳排放,是否与巴黎协定规定的1.5度目标保持一致。

 

04

 

第四项提请投票的议案由一家NGO(As You Sow)提出,要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及其持股的公司披露多元包容(DEI)政策,并按性别、种族和民族公布员工组成、招聘、留任和晋升的数据。

四项提案,无一例外,全被否决。

 

对第一项提案,芒格毫不留情,直接就怼:有些人从未经营过任何商业公司,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公司也承诺,日后巴菲特卸任,公司将提名一位非执行董事担任董事长。对其余三项提案,公司回应的大体意思是:公司能做的都做了,没必要再做更多了。譬如,关于TCFD披露的问题,公司认为旗下碳排放强度最高的两个主体BHE能源公司和BNSF铁路公司,都已经披露了碳排放数据和减碳承诺。

 

翻看我去年的评论《巴菲特同意关闭火电厂,却拒绝了TCFD建议》便知,今年的四项提案中有两项(二和四)在去年的大会都已经提出过,也被否决过了。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些ESG投资者如此执着、要屡败屡战呢?

 

我认为原因大约有二。第一是巴菲特股东大会的象征意义非凡。如果巴菲特能够认可ESG,毫无疑问是ESG的重大胜利。从这个意义上推断,巴菲特股东大会或许已经成为ESG投资者要拿下的最后一个堡垒。第二是巴菲特股东大会有极好的传播功能。提出提案的ESG投资者都有机会在股东大会上阐述主张、宣示立场,在各类机构、散户及巴菲特粉丝中免费打个ESG广告。

 

当然,我认为ESG投资者也应从近两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会对提案的反馈和投票结果中,汲取一些养分。在我看来,有两个问题值得思考。

 

一是对多数传统投资者和上市公司来说,合规性和实质性至关重要。合规性不必多说,任何事项一旦成为法律法规,上市公司是不能抗拒的。在股东大会文件中,有那么一句不显眼的话:

 

the ratio of Mr. Buffett’s annual total compensation ($373,204) to the annual total compensation of the median employee in 2021 ($58,881) was 6.34 to 1.

 

这说的是上市公司CEO和普通员工的薪酬比率。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之所以要披露这个文件,是因为美国SEC的强制要求。这便是合规性之于上市公司的威力。关于实质性,ESG议题必须影响到公司财务,公司股东才会重视。所以,去年我也说过,巴菲特关闭火电厂,不见得是为了应对气候变化,或许只是为了应对“因为应对气候变化所产生”的市场变化。

 

二是ESG评价方法的普适性的问题。今年第一个提案是ESG评价体系中公司治理类别的典型评估指标,一般认为董事会主席(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CEO)应该由两人担任,而非一人兼饰,原因是避免委托代理关系中的利益冲突问题。常见的如通过关联交易、利益输送,掏空上市公司,损害小股东利益等。这被认为是公司治理的最佳实践,很多美国大公司均是如此,特别是股权比较分散的公司。

 

提案引述美国机构投资者委员会的观点:“A CEO who also serves as chair can exert excessive influence on the board and its agenda, weakening the board’s oversight of management. Separating the chair and CEO positions reduces this conflict, and an independent chair provides the clearest separation of power between the CEO and the rest of the board.”

 

但巴菲特的公司偏偏不这样做,坚持由大股东(巴菲特)担任董事长和CEO。从投票结果看,尽管加州公务员养老金(CalPERS)提出了反对意见,多数股东是支持现有安排的。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是巴菲特”。如果换成其他人,可能股东就会出现更多的意见分化了。但这也提醒我们,ESG评价的个别指标在个别公司的有效性值得商榷,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CSR战略咨询 | CSR培训 | CSR报告咨询

CSR传播 | CSR案例分析 | 企业志愿者项目

 可持续金融 | 公益项目设计与评估 

利益相关方沟通 | 企业文化测评 | ESG报告咨询

2022年5月5日 18:35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