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评级是垃圾吗?对马斯克的回应 | 周评

首页    01 商道观点    [3] 郭总周评    ESG评级是垃圾吗?对马斯克的回应 | 周评

 

最近马斯克炮轰了ESG和ESG评级。他说:ESG是魔鬼的化身(ESG is the Devil Incarnate),然后又说:ESG评级是垃圾(ESG ratings make no sense)。上周国内媒体报道此事,有朋友就转给我,问我意见。我的意见很简单:ESG评级不完美,但不可缺。

 

 

我到英文网站看了看,发现马斯克这句话是4月时说的,但为什么隔了一个月才发酵呢?原来是TESLA在5月初的时候发布了年度影响力报告(impact report,可以理解为ESG report的一种)。TESLA向来特立独行。一般公司ESG报告的序言都是公司高管的高大上陈述,但TELSA这份报告的序言却是火力十足。

 

 

序言观点旗帜鲜明。TESLA认为时下的ESG评估方法有重大缺陷,更多是评估风险,而不是衡量公司创造了多少社会价值(company impact)。因此,传统燃油车公司只要做出些微努力,减少碳排放,ESG评级就能显著提升。这样的评级方法让TESLA很受伤,以致连石油公司的ESG评级都比TESLA要高。因此,TESLA主张要重塑ESG的评价方法。

 

 

这份报告出来之后就引起关注,人们又挖出了马斯克4月对ESG这个评论,很多新闻便拿马斯克的话当了标题。

 

那么,序言的观点有没有道理呢?我觉得是有一些道理的,但如果据此就全盘否定当下的ESG评级,就太以偏概全了。我赞同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GPIF)的原首席投资官Hiro Mizuno的观点,他认为:TESLA不是声讨ESG投资,而是敦促ESG评级机制能更公平对待公司的积极影响和消极影响,当下的评级机制对降低消极影响的权重较大,而对创造积极影响的权重较小。

 

 

要理解这一点,就要回溯ESG评级的发展历史。为什么要有ESG评级?ESG评级的方法论在ESG这个词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存在,那时候ESG还叫社会责任投资(SRI)或伦理投资(Ethical Investment)。ESG评级之所以存在,是市场需求的结果。因为投资者不太愿意看长篇大论的ESG报告和不够结构化的原始信息,所以ESG评级机构将公开信息做二次加工之后,形成结构化的数据,给投资者特别是ESG投资者参考。因此,ESG评级存在有合理性,可以有效降低ESG投资的信息成本。TESLA的影响力报告有144页英文,有多少人愿意从头读到尾呢?大概只有两类:一是写这份报告的人,二是ESG分析师。

 

主流的ESG评级通常是指标权重法,即对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三个一级指标细分若干二级指标和三级指标,ESG分析师根据一定的评分方法对指标赋值,然后结合指标权重计算出一个得分,就对应一个评级。譬如,商道融绿的ESG评级就分为 A+ A A- B+ B B- C+ C C- D合共十个等级。这类方法也是从SRI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比较通用,也易于理解。ESG评级强调全面性,即评估指标要涵盖方方面面。可能有的投资者关心气候变化,但也可能有的投资者关心劳工问题,ESG评级都要覆盖到。这样做有合理性,但随之带来的问题是每个指标能分配到的权重很小,譬如说气候变化这类指标,可能在100分中只能占几分。这就是TESLA鸣不平的一个重要原因:即便在碳排放这个指标TESLA远超其他公司,但如果其他指标不够好,综合得分也不能排第一。MSCI给TESLA的ESG评级是A,其实也不低(估计马斯克的预期是AAA吧),从网上公开的数据看,TESLA拉后腿的两个指标是产品安全与质量、劳工管理。

 

ESG评级方法的另一个常见特征是普适性,即评估指标要照顾到行业内多数公司的情况。TESLA是被归到汽车行业的,这里自然包括传统车企和造车新势力,评估指标要兼顾两者,且传统车企占比更多,所以可以认为指标设置对传统车企会更友好一些。普适性还带来另一个问题,即要考虑到行业中优良中差各种表现的公司,既不能只照顾优等生,也不能只照顾差等生。在现实世界中,从平均意义来看,不管是早期的SRI还是现在的ESG,对上市公司的ESG评估重点确实是先管控好负面,再来看正面(社会价值)。为什么?还记得Google的口号么?“不作恶(don't be evil)”。先管控好负面、再来看正面,这是世界的现实。这也是TESLA所抱怨的问题。但这个问题不容易解决。我们可以假想,如果ESG评级方法显著增加积极影响的权重,可能的结果是很多传统公司的得分就拉不开差距了,因为他们的ESG差异主要体现在对负面影响的管控之中,这样就会有更多公司批评ESG评级make no sense了。

 

综上,ESG评级不完美,但不可缺。我的观点很明确:ESG信息披露及ESG评级是ESG投资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在中国,两者都还要大力发展。

 

马斯克抱怨不无道理。但就如同我们说高考。高考不完美,但高考的作用也不可置疑。不能因为某人高考综合成绩不好,就对高考全盘否定。

 

不过,这也不能作为ESG评级机构不求进取的借口。事实上,ESG评级也在不断演进,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前述问题。譬如,为了突出积极影响,有的评级机构会列出公司的绿色收入的占比。商道融绿的ESG评级也增加了“友好型产品”的数据。此外,我们也会与ESG投资者沟通,更灵活、有效地运用ESG评级数据。譬如有的投资者很关注气候变化,完全可以划定一个ESG评级的门槛(最低线),超过门槛的上市公司可以进入股票池,然后投资者可以对进入股票池的公司重点分析气候变化甚至碳排放这一个指标。这样做便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TESLA提出的问题。

 

这不是和高考录取很像么?过了分数线,考生可以投档。但高校可以有一定灵活性根据自己的偏好录取学生,甚至有些偏科的学生也可以破格录取呀。而且,有的高校还通过提前的夏令营什么的来评估学生,在录取时予以优先。在ESG里面,这叫Engagement。

 

总之,高考只能照顾多数人,不能照顾天才。对天才公平,反而会造成对多数人不公平。ESG评级亦然。

 

END

 

 

CSR战略咨询 | CSR培训 | CSR报告咨询

CSR传播 | CSR案例分析 | 企业志愿者项目

 可持续金融 | 公益项目设计与评估 

利益相关方沟通 | 企业文化测评 | ESG报告咨询

点“在看”给我一朵小黄花

2022年5月17日 18:30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