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为奴十二年》,反种族歧视如何影响CSR和ESG | 周评

首页    01 商道观点    [3] 郭总周评    再看《为奴十二年》,反种族歧视如何影响CSR和ESG | 周评

近日,美国黑人George Floyd因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导致全美多地发生骚乱。今天看新闻,英国、澳洲等多个发达国家也有群体开始声援。

 

美国抗议现场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订阅的一些国际机构的newsletter,近日也有不少专门针对此事发布评论、公开信等。譬如商道纵横合作伙伴CECP的CEO Daryl Brewster在公开信中说:CECP reiterates its founding belief that the world’s leading companies can and should be a force for good in society. (CECP重申我们的根本信念:全球领袖企业能够且应当助力商业向善。)

 

查了一下,我们熟悉的很多美国大公司都已经就Floyd事件表态,包括:苹果、微软、谷歌、英特尔、耐克、通用、福特等等。苹果CEO库克在内部信中谴责这一事件,呼吁为所有人建立一个“更美好、更公正的世界”。通用汽车CEO Mary Barra在对员工、经销商和供应商的公开信中称,这一事件是“不可容忍(impatient)”的,需要做出改变。

 

华尔街巨头也不例外,摩根大通、花旗银行、高盛、美国银行、富国银行、贝莱德也对这一事件予以谴责。花旗CFO Mark Mason说,尽管我是大银行高管,但Floyd事件提醒象我这样的非裔美国人,我们都生活于危险境地。

 

预计,此事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CSR和ESG,主要是在美国。大公司的反歧视政策(如工作场所的多样性议题)会更严格,这种影响会通过供应链传导到中国工厂。从ESG的角度看,Floyd事件会促使投资者(包括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更加关注投资标的的反歧视政策、措施和表现,也可能会有投资者专门找那些racism-free的资产组合。因此,在美国CNBC的ETF Edge节目中,ETF Trends的CEO说,Floyd事件可能会在无形中催化ESG投资。贝莱德CEO Larry Fink则提出“Emotional Ownership”的概念。

 

历史上,反种族歧视确曾直接促进过CSR/ESG的发展。上世纪70-80年代,因为沙利文原则(反种族隔离)的提出,不少美国大公司撤出南非市场,一些共同基金跟进,助推了早期责任投资基金(SRI)的发展。时至今日,反种族歧视议题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整合到CSR/ESG中了。Floyd事件会否产生更深远的影响,还很难说。我个人对此不是很乐观,毕竟这掺杂了很多历史、文化因素。看看奥斯卡最佳影片《为奴十二年》,会有启发。以下是我2014年看完这部电影后写的一篇评论。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奴十二年》观后感

2014-03-10

今天乘坐航班去荷兰参加GRI利益相关方委员会的例行会议。机场的安检和海关明显比以往更加严格了,人不多,却排了很长的队伍。

 

飞机平稳之后,看有什么好看的电影。一眼看到《为奴十二年》,刚刚获得奥斯卡的小金人奖,所以打开看了。故事情节很吸引人,从头看到尾了。和《了不起的盖茨比》一样,这部电影也是经典小说改编的,剧本很不错,讲的是美国北部黑人所罗门怎样被绑架和贩卖到美国南部,做了十几年奴隶,并成功逃脱的故事。

 

有人说,这部电影堪比《肖申克的救赎》。我觉得不一样。《肖申克的救赎》讲的是个案,主人公被人陷害。《为奴十二年》讲的是一个时代,主人公代表的是美国南北战争前农奴乃至黑人所处的境地。个案和时代并无可比性。看肖恩克,你只会想到这个人(顶多还能联想到遭遇不公却隐忍的人),看所罗门,你会联想到那个时代的黑人奴隶。

 

这部电影确实能让人看到一个把人当畜的社会的全景,黑奴只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和大猩猩没有两样,主人可以对黑奴做出任何的处置,包括杀掉。这本是赤裸裸的不公,用今人的眼光看怎样批判都不为过,但在当时却被披上了各种合法的外衣,甚至还堂而皇之地有法律的保护。在所罗门被解救的那一刻,农奴主不断叫嚣,这是我的财产,我有奴隶买卖的法律文件!这样的制度、这样的法律在当时居然能够获得人们的认可,真是奇葩。并且,这些人当中也不乏知识分子和开明之士(如所罗门碰到的第一个农奴主),还天天拿着圣经念的。只能说,当一种现象已经成为社会的共识,要改变是多么的难,连开明之士都不愿意挑战制度,以免引火烧身。

 

还有,所罗门的被解救不是他自己逃脱的,是他通过特殊的渠道诉诸法律的救济。法律证明他是自由之身,从而得救。在当时的美国社会,法律既要保护部分人的自由权利,也要保护农奴制度的合法性,也是够奇葩的。说这个法律本身就具备精神分裂的特点并不为过。但是,所罗门回到北部之后将绑架贩卖他的人诉至法院,却未能胜诉。这也说明,法律救济的空间是有限的,保护自由权利的部分和保护农奴主利益的部分终究是不能共存的。最终,精神分裂的法律体系无法兼容,就只能撕烂法律,大打出手(美国南北战争)。

 

出于职业习惯,再说几句这部电影和CSR有啥关系。电影里面描述的故事如果放到现代社会,用企业社会责任的术语,就叫强迫劳动、bonded labor(抵债劳动)。大胆推测,在某个(些)不被人知的角落,这样的故事可能还在上演。不要忘了几年前的黑砖窑事件!毫无疑问,如果CSR抗议的是这样的事情,反的是这样的血汗工厂,我想世界上没几个人不同意的,或至少是没几个人敢公开表示反对意见(太践踏宇宙真理了)。看这部电影,可能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何欧美国家的人们那么积极反对血汗工厂运动。我始终认为,欧美CSR的产生和文化、历史和宗教的背景都是有关的。

 

说起来,蛮多电影和CSR有关系的。前几个礼拜参加GIZ举办的中资企业海外投资社会责任研讨会,OECD的哥们开头讲的就是《阿凡达》的电影,他说,阿凡达说的就是跨境投资与土著居民的争端事件。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2020年6月3日 02:10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