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商界一样,学术界对CSR的关注度越来越高。顶级学术期刊发表越来越多的文章。5月2日《南华早报》的一篇文章“Where to Take CSR Research”,转述了美国管理学会学报(AMJ)的一篇评论(2016, Vol. 59, No. 2, 534 – 544),总结了当下CSR研究的四个趋势。这篇评论虽然发表在两年前,但所指出的趋势仍有参考意义。 


趋势1: 关于机构的CSR活动的研究的投稿文章越来越多。趋势2: 从财务绩效到非财务、社会和组织绩效的转变,以解析商业与企业在社会中的角色,这也延伸到研究CSR与财务绩效之间的关联机制。趋势3: 对CSR的研究从一个单体转变为对各种细分元素的深入研究,如员工关系、产品质量和环境绩效。趋势4: CSR逐步成为全球问题,近二十年来美国以外的CSR研究大量涌现,特别是中国。2011年,中国学者首次在AMJ发表CSR文章,如今已占CSR文章总量的20%。 


这篇文章也指出了CSR的几个值得挖掘的研究方向。(1)研究不同利益相关方的诉求之间的相互关系,特别是企业如何应对一些相互冲突的利益相关方诉求。(2)研究企业被动合规v.s.自主承诺背后的机制和动机,这关系到如何评估和权衡不同类型的绩效问题。(3)研究内外部环境(包括制度环境和社会环境)刺激企业CSR行为的动力学原理;(4)从人的视角出发研究个人对企业CSR行为的反馈,譬如员工如何看到企业捐赠行为等。看起来,这些都是发paper的好题目。 


其实,CSR的研究和教学,并不是很多人所想的那样枯燥乏味、道德教化。做得好的CSR研究,可以很有意思;讲得好的CSR课程,可以很有趣味。 


不久前,中欧商学院发布了《2017中欧企业社会责任报告》,里面收录了几篇中欧教授们做的研究。里面好几个题目都很吸引人,譬如“CEO女儿效应-高管、女性社会化与企业社会责任”、“怒刷存在感与股票收益率”。这些又CSR又能发paper的研究,不是很有意思么? 所以,关键是我们有没有发现CSR奇妙的眼睛(点击阅读2014年的一篇旧文:给MBA一双发现CSR的眼睛)


可以看到,清华、同济、西浦、兰大等高校的商学院都在积极探索,有的开设课程,有的研发教学案例。应该给这些商学院点个大大的赞!但和我国商学院的数量比起来,这些高校只占极少数。因此,我在会上提出了要做商学院可持续发展教育的“供给侧改革”,鼓励商学院增加CSR教育供给,做出更多CSR相关的案例、教学模块和课程,用学生容易理解和接受的方式讲授CSR和可持续发展。 


促进商学院的可持续发展教育,不仅仅是院长和老师的事情。这是一项所有人都能参与的事业。譬如说,学生也可以出一分力。西交利物浦大学的学生在PRME论坛上宣布成立oikos社团(作为全球oikos社团在中国的第一个分支),通过举办学生活动如案例大赛等方式,提高商学院学生对可持续发展的意识。 


政府、企业、NGO等也可以参与。苏州工业园区企业社会责任联盟举办的“构建可持续教育生态”主题沙龙就探讨了这个问题。这些年来,苏州工业园区一直很重视CSR建设,有专门团队专责管理。今年,园区根据“四大功能板块改革新模式”的新情况,在原有园区CSR联盟的基础上,设立了四个功能区的CSR子联盟。这次沙龙探讨的就是独墅湖科教创新区的CSR工作,焦点就是如何构建可持续教育生态。我主持了一个圆桌,嘉宾有高校代表(清华经管钱小军教授)、行业协会代表(企业家联合会韩斌主任,中纺联梁晓晖博士)、环保组织代表(UNEP蒋南青博士、WWF蒋勇先生)和企业代表(海格客车王新亮副书记)。讨论下来,我发现这些机构所做的工作都可以和科教创新区的CSR子联盟工作融合在一起,譬如钱老师可以到园区开设课程、开发案例,韩斌主任可以组织全球契约成员企业与园区高校、园区企业交流等。


点击此处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