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否知道,除了雪山、美景、巧克力和精工手表,瑞士同时以卓越的企业家精神和创新活力世界闻名。


1.jpg


10月北京,(瑞士联邦政府)瑞士发展合作署(SDC)携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国际农业农村资讯论坛(GFRAS)等多家机构联手打造社会创益、金融创新与城镇化暨E&T年度论坛。


2.jpg


瑞士驻华使馆公使高晟安先生代表瑞士驻华使馆发表欢迎致辞,他鼓励论坛发起的初衷和创新思维,强调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必须要联合更多的企业参与其中。


超过七十位左右的嘉宾参与了论坛活动,包括世界银行,联合国粮农组织、社会创新型企业、投资和金融机构、商业代表。


3.jpg


论坛采用参与式和互动式的方式,与会嘉宾共同探讨了社会创新型企业的概念、模式、创新驱动力,潜在的机遇和主要障碍等不同层面的问题,同时还参观了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腾讯众创空间,学习并交流英诺资本如何采用一体化的模式扶持创业者的梦想,此外还特别参观了智行者无人驾驶系统。


论坛亮点


4.jpg

Hystra常务董事的Olivier Kayser


Olivier先生对于目前传统商业领域和发展领域的演变进行了简要的说明,该机构观察到过去两个相对独立的领域正在朝着共同的目标靠近,进而涌现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即社会创新型企业家精神(Social Entrepreneurship)及其实践者。尽管对于该模式全球层面没有统一的定义,但是多数与会者认为这种模式是兼顾“义“和“利”的一种商业模式或者社会变革过程。


5.jpg

贾相平博士,E&T创始合伙人

 
论坛发起人贾相平博士对于论坛的背景和核心问题进行简要梳理。根据Convergence 2018《谁是私人企业部门》的研究报告中指出,目前全球领域主要有两种类型的资金用于可持续发展领域,包括国际发展援助资金(到2016年总计约1462亿美金)以及慈善捐助资金(截止2016年预计总额为320亿),但是其总量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需求相去甚远。全球约有超过65%,约40亿的人口生活在年收入不足2000美金的状态下,诸多的社会问题,即水下冰山现象并没有被企业或者市场所重视,而这些问题成为制约可持续发展目标实现的主要短板。


6.jpg

瑞发署伯尔尼总部促进企业融合中心政策专家 Lars Stein 


社会创新型企业需要打动人心的故事,Lars先生分享了他创办的专门为支持年轻人教育成长而发起成立的机构故事。该机构目前还在持续的为来自不同国家的青年提供成长教育贷款服务。
 

7.jpg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秘书长零慧


零慧秘书长分享了基金会在过去十年间为了支持中国社会创新型企业活动所开展的活动和思考。十年间,友成基金会扶持了小鹰计划、中国扶贫志愿者行动计划等一系列创新型平台项目,打造新公益和可持续发展模式。
 

8.jpg

中和农信项目管理公司副总裁刘冬文

 
刘冬文先生向听众介绍了中和农信的企业故事,截至目前为止,中和农信总计的放款金额369 亿元,其中92.7%的客户来自农村或者农民。

 9.jpg

亿利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王占义 


王占义先生分享了亿利集团如何从当年的沙漠中的国有盐场靠几代人的不懈坚持,实现从生存到防沙治沙龙头企业的华丽蜕变。


社会创新型企业


针对社会创新型企业(Social Entrepreneurship)的定义不下40种,那么嘉宾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10.jpg

博组客居家养老护理(亚洲)有限公司董事长Stephan Dyckerhoff 


Stephan先生认为社会创新型企业应该能够解决特定的社会问题。例如,源自荷兰的博组客居家养老护理商业模式。自2014年创办开始,博组客目标是为亚洲国家(日本、印度、中国等)社区低收入老人提供更好的居家养老服务。在创办企业的初期,博组客定义自身为社会创新型企业,而非基金会。因为后者可能无法动员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特别是针对中国这样的新兴的且没有固定的市场,社会型企业有很多的前景。


11.jpg中国本土的社会创新型社会企业老土创始人罗易

 
罗易女士认为美国针对社会创新型企业定义比较灵活,即任何的公益组织或者是公司以社会使命作为目标,同时可以牺牲部分利益即可。中国的模式更加类似英国模式,有相应的分红,利润率超过一定比例后不能分红等。需要根据不同的国家选择不同的方式和定义。目前很多的企业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是社会创新型企业,但其实一些企业的商业模式各个环节都解决特定的社会问题。罗易认为这些企业也可以被看作社会创新型企业。同时,她认为应该在“义”和“利”之间做好平衡,因为社会创新型企业也需要获得商业利益得以生存,但是同时不一样放弃理想。


12.jpg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山地生态系统研究中心主任许建初

 
许建初教授认为慈善并不属于社会创新型企业的范畴,创新需要平衡当地社区、科学家研发团队和企业产品发明之间的利益关系。能够兼顾好知识产权利益的模式就属于社会创新型企业。同时许教授还根据源自红河山地未来的实践提醒嘉宾需要聚焦目标人群和具体的社会问题,最终需要保证参与各方都实现“义”和“利”的平衡,这就是社会创新型企业家精神。说到创新,许教授认为技术只是工具,应该从信仰,价值观和自身体系的构建开始改变机构的运作和人之间的关系。


13.jpg

友成企业家基金会副秘书长苗青

 
苗青女士认为社会创新型组织可以被看作从事于推动社会问题转变的创业者。社会问题的不能简单的通过捐赠或者慈善来解决,需要通过赋能。人的问题解决了,社会问题也随之清晰,在此过程中能够实现经济价值,这就是社会创新企业家精神。苗青女士和嘉宾分享了友成基金会的青椒计划项目,该项目集合各方的利益需求,在帮助政府节省开支的同时,有效的利用创新科技手段使得企业参与培训过程,而受益最大的是农村乡村教师队伍,其能力得到不断的提升。
 
然而,要想在更大范围内推广社会创新型行动和企业家精神,需要打造完善的“生态系统”,保证法律制度的建立和健全,鼓励社会资本的投入。同时还需要考虑和本土文化结合,以平衡社会问题和商业模式这两样基本要素。
 
专家讨论


14.jpg

瑞士发展合作署学习、创新和文化处代表Andrea Siclari 先生主持此环节专家讨论
 

15.jpg经合组织的气候变化及投资和绿色增长政策顾问 Naeeda Crishna MORGADO

 
社会创新型企业的发展离不开社会资本的投入,然而高风险低回报的社会创新企业往往难以吸引社会资本,这需要创新的金融模式加以扶持。Naeeda女士分享了混合金融的概念和发展趋势,目前融合商业资本和政府资本的混合金融已经开始出现,但是需要根据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情况和体制小心谨慎的设计合理的金融制度,从而提高政府公共资金的效率和影响层面。
 

16.jpg

瑞银董事陈彦甫先生(Hyde Chen)

 
陈彦甫先生强调如何动员私人资本的投入,是推动影响力投资的关键。越来越多的私营资本在追求财富保值和增值目标的同时,也致力于为整个社会带来公益价值。


17.jpg

商道纵横总经理郭沛源

 
郭沛源先生认为“社会企业首先还是企业,社会企业家首先也还是企业家,“社会效益”只是社会企业成功的必要非充分条件“。自2016年以来,中国绿色金融步入快车道,绿色债券、绿色信贷、绿色基金都有快速发展。这对有环境效益的社会企业来说,是政策和市场的双利好。”


18.jpg

蒙古的社会创新型企业代表Enkhzul ORGODOL


Enkhzul 女士认为社会创新型企业发展模式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法则,需要根据国家的实际情况来鼓励探索和创新。然而,社会创新型企业的发展需要依赖良好的生态环境,从而实现其可持续发展。其运作的模式有三个核心的要素,包括政府,个人和社会问题,社会创新型企业特别适合正在发展的社会,因为其面临更多的社会问题,企业家需要不断学习和调整以不断适应。
 

19.jpg


论坛采用世界咖啡的模式,共同和与会人员讨论了如何在中国推动社会创新型企业的发展问题。
 

20.jpg

雀巢(中国)有限公司大中华区农业服务总监诸葛耀先生(Juerg ZAUGG)

 
Juerg先生分享了雀巢奶牛培训中心的模式,通过企业近三十年的投入,雀巢合作的奶农从知识和技术上都得到了极大提升,收入得到直观的改善。作为瑞士企业的代表,雀巢希望看到更多的企业能够加入到对于社会创新活动的发展进程中。
 21.jpg

瑞士驻华使馆国际合作处主任费振辉参赞

 
“社会创新需要不断的学习,并且有勇气跳出自己的舒适区。”费振辉先生强调,“如果每周学习的时间少于8个小时,我们的知识就可能会落后。社会创新和变革需要企业家精神以及年轻人的不断探索和努力。”论坛发起人费振辉先生在总结发言中指出:“我们需要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这场社会创新和改变的过程中来。”


点击此处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