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攻坚战是中央提出的三大攻坚战之一,2020年我们要全面脱贫。资本市场也是扶贫主力。证监会在 2016年9月发布《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就落实国家脱贫攻坚战略作出具体部署和要求。不久之后,沪深交易所就将扶贫工作纳入信息披露范畴。上交所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扶贫工作信息披露的通知》,深交所下发《关于做好上市公司扶贫工作信息披露的通知》。2017年12月 26日,证监会也修订了《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鼓励上市公司在年报中披露扶贫信息。


一年过去,上市公司扶贫工作信息披露如何?透过这些信息能解读出什么内容?12月21日,商道纵横与上交所、天风证券、GRI(全球报告倡议组织)联合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中国上市公司扶贫信息披露分析及建议》,对这些问题做了深入分析。

微信图片_20190110101729.jpg

按证监会9月份披露数据,两市共有854家上市公司披露扶贫工作情况。课题组选了 454 家上交所上市公司和 49 家深交所上市公司作为分析样本,共计503家上市公司。

将公司披露数据整理后,课题组发现,503家上市公司平均为扶贫投入724.15万元,其中,投入10-100万元的有191家,投入100-1000万元的有184家,这两类占比最多。若与净利润对比,课题组发现,503家上市公司平均每万元净利润扶贫投入217.63元,其中,投入每万元净利润10-100元的有219家,占比最多。

微信图片_20190110101735.jpg

通俗地说,503家上市公司平均每赚1万元就会在扶贫工作上投入217元。这个数字是高了还是低了?不太好找对应口径的数据作比较。根据相关统计数据,2017年我国企业捐赠额为963.34亿(摘自《2017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当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75187.1亿(据国家统计局),扶贫投入大概占捐赠总额的21%(根据《慈善蓝皮书 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8)》),据此测算,我国企业平均捐赠到扶贫的金额为27元/万元利润。两相对比,503家上市公司平均扶贫投入217元/万元利润就显得不少了。

上市公司的股东是不是该心疼了呢?这些钱如果不投入扶贫,可以拿来分红呀?账恐怕是不能这么算的。要注意到上面的统计用词是不同的,27元/万元利润这个数据是根据“捐赠”算出来的,217元/万元利润是根据“投入”算出来的。投入并不等于捐赠。企业扶贫工作“投入”包括多种方式:产业发展扶贫、转移就业扶贫、教育脱贫、健康扶贫、生态保护扶贫、兜底保障、社会扶贫等。在这些类型中,兜底保障、社会扶贫主要是纯捐赠的,但产业发展扶贫、转移就业扶贫等就不一定是纯捐赠了,可能和业务发展是有关联的。以产业发展扶贫为例,投资设厂、原材料采购、农业品牌化建设、公司与农户与合作社这些都算产业扶贫。

微信图片_20190110101739.jpg

根据课题组统计,454 家上交所上市公司的扶贫投入中,有26.7%是投到产业发展脱贫领域的;49 家深交所上市公司的扶贫投入中,有45.25%是投到产业发展扶贫领域的。这些投入并不是纯捐赠,是可能会给上市公司的长期发展带来收益的。

对此,很多股东特别是老外股东可能无法理解。这让我想起当年中国移动村村通工程的案例。十多年前,我国移动通信的基础设施还不完善,特别是在偏远农村,因此政府提出了全国村村通电话工程。当时的中国移动是各大运营商中业绩最好的,因此承担了主要的建设工作,2005年投了90亿,2006年投了40亿。从市场视角来看,偏远农村布设基站没有经济性,因为单个基站所覆盖的有效用户数太少,所以海外股东认为村村通工程是浪费钱。中国移动一时也没办法说服海外投资者,所以这些钱都是从集团而不是港交所上市公司中拿出来的。两年之后,农村市场的潜力开始显现,成为中国移动的新增长点,海外股东的看法才发生改变,国际投行也开始调高对中国移动股票目标价格的预测。

微信图片_20190110101743.jpg

由此可见,投入到扶贫领域的钱,并不一定是捐款,更不见得就会“打水漂”。如果能结合上市公司的发展策略,扶贫投入是可以产生良好效益的。只是从现在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来看,关于扶贫投入的具体用途、效益等,很多都没有具体的描述,所以外人很难做出准确判断。课题组在报告中也建议,上市公司“扶贫方式要适应企业自身特长,体现出信息披露的实质性”。

当然,扶贫投入也要以公司正常经营为基础。我注意到,有2家公司每万元净利润扶贫投入超过1万元,也就是说赚的钱还不够扶贫投入。这个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点击此处阅读原文